超越出版社

劉墉原創散文:〈沒有法哪有公平?(人生百忌──忌不守法)〉

By SYZ站長 | 2015/08/03 |

PX0021
Share Button

最近有人引用劉墉先生 四年前由時報出版社出版的《人生百忌》第一集〈沒有法哪有公平〉一文中的段落,並逕自添加文字,在網上傳播。特此刊出原作全文,以供讀者比對文義。

 

沒有法哪有公平?(人生百忌──忌不守法)

劉墉

 

作家出書,常要辦簽售活動,而我,大概是簽售時規定最多的作家,我甚至會在自己的網站上列出簽售的辦法。

譬如要求大家排一行,由舞台的一側上,另一側下。

更重要的是,我會在簽售之前,請主辦單位依人數決定每個人簽幾本。而且嚴格規定只簽名,不簽其他文字。

這樣做其實是為大家好。

因為大家排好隊,一側上、一側下的時候,不致造成一堆人擠在桌子前面,爭先恐後地伸手遞書,耗掉許多時間。

至於嚴格規定只簽名,而且說簽一本就是一本,說簽兩本就是兩本,是為了公平。

民主的第一要義,就是公平!

為了堅持公平的原則,當有人非要我寫什麼生日快樂或親朋好友的名字,或者非要多塞幾本的時候,我會堅決不從,甚至僵在那兒幾分鐘,但即使損失幾分鐘,都比我沒有原則來得強,到頭來也少爭執。

我這麼作,是有原由的。請聽我說幾件往事:

我以前教國畫,在為學生改作業時,可能視需要,為學生添幾片葉,或加一朵花。

常常跟著就有別的學生,也要求我為他加一朵花。

假使我為前兩個學生都各添了一朵花,卻為第三個學生畫了兩朵。麻煩了!前面兩個還會回頭抗議,說老師偏心,為什麼「他」多了一朵?

他們只看表面,卻不想想畫面需不需要。

討價還價沒了價

別認為只有中國學生如此,我在美國大學教書的時候也一樣。

有一陣子,當我問學生特別難的問題,為了鼓勵,會加一句:「誰會?答對了有加分。」

才幾次下來,後來只要我問學生,學生就先喊:「有沒有加分?」

天哪!我火了。心想,學問重要還是分數重要?只因為我的作法錯誤,學生居然把學習的價值搞混了。從此,我再也不提額外加分。要加,也偷偷為表現好的學生加。

大小姐變乖徒弟

對自己孩子也一樣。

女兒小時候,每個周末我都會為她上中文課。但是常常禮拜六要上的時候,她說「能不能明天再上」?

等到了「明天」,我下午要上,她又問能不能改晚上?

晚上要上,她說功課沒做完,能不能不上?連我太太都來說情「她這個禮拜功課太多了,下星期補吧!」

一次、兩次、三次,一拖再拖,等於停課。我發現不行了,改為嚴格規定,星期天下午準兩點鐘,在我書房碰面。

起先女兒還會嘟嘴,但我堅持一個月下來,到了時間,連我忙忘了,她都會自己坐在書房等著。

所以我們家有個很特殊的畫面,星期天下午兩點,書房裡沒有父女,只有師生,而且是嚴厲的老師和乖乖的學生。在書房裡,她被罵了,會偷偷轉過身擦眼淚,接著再「好端端」地轉回來上課。

但是一下課,她就回復了大小姐的身份,可以對我撒嬌和發小姐脾氣。

那「威」,使我的恩對比得更有恩。那「恩」,使我的威顯得更有原則。而且,師嚴然後道尊,道尊然後民知敬學。

原則沒有例外

有一天我到美國朋友家作客,很得意地提到這件事。

美國朋友一笑,要我進廚房看。

水池和桌上堆滿了剛用過的髒碗盤。

「要我幫忙嗎?」我問他。

「不!」美國朋友一笑:「是留給我兒子的,我們家說好了由他洗碗盤。在不在家吃飯,都由他洗。今天他沒回來,所以留著。」

我笑說:「要不要今天破例,太晚了,我們幫他。」

朋友瞪我一眼:「情是情、理是理,你不是才說你很有原則嗎?既然有原則,就不能討價還價。討一次,就有第二次、第三次,到頭來沒了原則。」

沒有特權,才有民主

請不要覺得我扯了一堆小事。

要知道,由小看大。孔子早說了:「不患寡而患不均,不患貧而患不安。」

今天有多少孩子跟父母討價還價,既要美式的自由,又要中式的寵愛,卻沒有美國孩子的自動,又失去了中國傳統的孝道。

然後,這批孩子進入社會。可能既要美式的公司福利,又要中式的鐵飯碗。卻沒有美國員工的自修和中國傳統的忠誠。由小討價還價的結果,造成他們長大了失去原則,甚至該講情的時候講理,該講理的時候說情。

回頭想想那簽售的場面──

如果一群人這個要簽「一帆風順」,那個要簽「生日快樂」,前面已經走掉的人再回頭喊:「為什麼我的只簽了名?」

到頭來是什麼結果?

是一團亂,是時間拖太久,造成後面很多人簽不到;是你比我、我比你,多半的人不滿意;是上面特權當道,下面一群人受委曲。

所以我要嚴格規定排隊,而且規定本數,多一本也不簽。

那是法,有法才有效率和公平,有效率才能使更多人受惠,有公平才能安定人心。

 

Share Button
SYZ站長

SYZ站長

水雲齋的「心」很大,但「規模」很小,於1991年成立時,以《超越自己》和《我不是教你詐》等勵志出版品影響了大中華地區數代青年學子。20餘年來,水雲齋以「文學、藝術、教育」為主力營運方向,承接影視專輯策劃製作、舉辦演講和企業訓練、與國內外眾多基金會合辦公益活動,並持續捐贈資源給國內外公益組織,致力於對社會有正面的貢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