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越出版社

劉墉隨筆191110

By SYZ站長 | 2019/11/10 |

834fcd1fgy1g8smlagf0gj20u01bwu0y
Share Button

我很愛做夢,所以自號“夢然”,畫室名“氤夢樓”,我很多作品的靈感都來自夢境,那常常像是童話故事。今天發表一篇比較浪漫的,並且以畫筆描繪了我的夢境。希望大家喜歡!
二十幾歲的時候,我曾經應德國航空公司的邀請,去歐洲採訪,最記得從法蘭克福到不來梅,接著要坐船去北海的黑格蘭(Helgoland)小島。因為趕船班,臨時叫不到車,只好拖著行李跑。記憶中兩邊是黑瓦土牆的連棟樓房,地上是石塊鋪成的老街。那時候行李箱還很少有輪子,實在提不動了,只好拖著走。街上幾乎沒有人,行李箱在石板上滑過,發出很大的的聲響,大概吵到居民,好幾扇窗子,打開,又重重地關上。路的盡頭是不來梅港,看到閃閃的水光。覺得路好長,好尷尬…….
從那時起,我就常作同樣的夢,依然是記憶中的場景,但是多了情節:
我是個海員,停在異鄉的港灣,認識個美麗的女孩,每天陪我出遊,並且拉我住進她的小樓。
船要開了,女孩淡淡地說“不送你了,免得我心傷。而且,下面還有船來,說不定,我還會遇到另一個你。”
我輕輕為她掩上門,下樓梯,再關上大門,獨自拖著行李走過石板道,發出呱啦呱啦的聲音。兩邊好多窗子打開,昏黃燈光下探出人影。夜涼,石板道上有露水,反映著閃爍的光暈。路的那頭是掠過尖塔的滿月、寂寥的碼頭、顫抖的波光和無垠的大海。
一直到今天,我還常做這個夢,我想是因為那一年拖行李箱的狼狽記憶,刻畫在心裡久久不去。也可能我的某一世,曾經真是個漂泊的海員,到了這麼一個異國的港口?
但那女孩是做什麼的?會不會是送往迎來的風塵女子?送走一個,迎來一個?但是如果只取一段,不問昨天,也不想明天,何嘗不是一段浪漫的相遇與別離。而且如果真有輪回,每一世有每一世的愛,每一生有每一生的家,在這天地之逆旅,每個人不都是漂泊者,來了又走了嗎?

834fcd1fgy1g8smlagf0gj20u01bwu0y

 

♥ 歡迎轉載及分享,但請尊重原創,如轉貼請勿修改,並附上所有原連結,謝謝!

Share Button
SYZ站長

SYZ站長

水雲齋的「心」很大,但「規模」很小,於1991年成立時,以《超越自己》和《我不是教你詐》等勵志出版品影響了大中華地區數代青年學子。20餘年來,水雲齋以「文學、藝術、教育」為主力營運方向,承接影視專輯策劃製作、舉辦演講和企業訓練、與國內外眾多基金會合辦公益活動,並持續捐贈資源給國內外公益組織,致力於對社會有正面的貢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