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越出版社

劉墉原創散文:《米奇與米妮》

By SYZ站長 | 2017/10/12 |

FullSizeRender
Share Button

不知各位是否記得,我不久前被一隻小老鼠咬了,當時好多博友叫我快去打狂犬針。現在我把整個真實故事寫了出來,題目是《米奇與米妮》,其中蘊含了一些言外之意,希望大家喜歡。(另外有不少照片,請上“劉墉說”觀看)。


《米奇與米妮》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文圖/劉墉

早上,在夢中,聽見太太尖叫車房有老鼠,她嚇得聲音都發抖了,我只好穿著睡衣出馬。那確實是一隻很小的老鼠,長不過四公分,連尾巴大概八公分,眯著眼睛趴在工具箱的旁邊,還不怎麼會跑。我先把小老鼠放進塑膠袋,再用洗潔精的瓶子壓住袋口,掛在車房的架子上,告訴她等下我會拿出去放生。但是才沒幾分鐘,她喊又出現一隻。我靈光一閃,真好!米奇和米尼都有了,乾脆把牠們留下當寵物,於是拿來以前養螳螂的籠子,把兩隻小老鼠提著尾巴放進去。

接著把籠子提進廚房,問有沒有好吃的餅乾招待客人,太太縮在角落指指櫃子叫我自己拿,我先挑了些圓圓的餅乾,捏碎了放進籠子,但是發覺鹽分過高,恐怕不適合小老鼠,於是又打開一盒無鹽的蘇打餅乾放進去。

兩隻小老鼠大概嚇壞了,依偎在一起發抖,對餅乾無動於衷,我想他們也可能口渴,又把籠子提到陽臺,打算用澆花的水管滴些水進去,沒想到噴頭沒控制好,水勢太大,籠子一下子變成游泳池,趕緊手忙腳亂的把小老鼠撈出來。比較小的那只米妮,乖乖的縮在我手心,另一隻米奇比較不乖,好像孫悟空在我掌心跳來跳去,而且冷不防的跳向地面,我趕緊把牠抓回來,小老鼠軟軟的柔若無骨,我不敢用力,不太抓得住,稍微抓緊一點,牠居然回頭咬我一口,好疼啊!我大吃一驚,把米奇扔回籠子,檢查手指,看見兩個紅紅的點子,還好,沒流血。

我又把籠子提進書房,用以前養螳螂的方法,拿鴨嘴筆蘸水,往小老鼠的嘴裡送,米奇立刻仰著頭張開她粉紅色的小嘴,令我大喜,又用鴨嘴筆夾了些餅乾屑喂牠,牠也吃了。但是米妮不吃,用頭對著籠子角落,一動也不動,我只好從籠子邊緣倒水下去,希望能流進牠嘴裡,牠居然嚇一跳,180度轉身,做成低頭沉思的樣子。

籠子裡的餅乾屑跟水融合在一起,變成膏狀,讓我想到嬰兒食品,還有舊社會貧困的媽媽沒有奶,只好餵小孩吃米漿,現在這籠子底下的餅乾膏,不就是最好的嬰兒食品嗎?我用鴨嘴筆夾了些餅乾糕到米妮嘴邊,說:美食送到你眼前了,自求多福,自己吃吧!

第一次這麼近距離觀察家鼠,跟小嬰兒一樣,他們頭的比例較大,縮成一團的時候,就像兩個灰色的毛線團。耳朵不小,邊緣薄薄的;鼻子很秀氣,嘴巴張開,粉嫩粉嫩。雖然是初生的小老鼠,鬍子已經很長。渾身是細軟的絨毛,頭背和四肢的顏色較深,臉龐和肚皮較淺,從深到淺的過渡,有點像在宣紙上暈染的水墨效果。他們還有著細長靈活的粉紅色腳趾,怪不得常常看到松鼠和天竺鼠抱著食物吃。

我把籠子轉來轉去,從不同角度觀察他們的姿態,發覺他們還像縮小版的野豬,頭尖尖的、身子肥肥的,腿細細的,只是不見獠牙。機會難得,畫下來吧!我找出一張礬絹,先在毛筆上濡滿清水,再用筆尖蘸墨,從頭的位置落筆,以筆腹向下按,表現出牠們圓圓滾滾由黑到灰的色階。人們常形容眼睛小是“鼠目”,牠們的眼睛雖小,但是很清楚,很有神,大眼角和小眼角都比較凹陷,看起來像是埃及金字塔人物細細長長的眼睛。

我把抓到小老鼠的消息和照片放上微博,立刻引來好多博友的留言,妙的是他們不說我的小老鼠多可愛,也不說我畫得多傳神,而是一面倒說老鼠的壞話,再不然講牠們是很髒的東西,再不然說牠們有著邪惡的靈魂,大家尤其關心我被米奇咬到手指這件事,幾乎每個人都勸我去打狂犬疫苗。還有人說如果我不聽話,改天就會有“某某墉被老鼠咬死”的新聞,我回說有這麼嚴重嗎?在家裡發現的小老鼠,跟在街頭撿到的流浪貓狗有什麼差異呢?接著又引來一陣撻伐,說我怎麼這麼不聽話,勸我看醫生比叫日本鬼子投降都難?還有人把我當小孩看,說:快點去打針!你乖乖!

聽大家都這麼說,我真覺得手指有點疼了,舉起被米奇咬的左手食指湊近燈光,原先兩個齒痕,現在剩下一個,稍稍凹陷,捏捏,有點疼,我開始後悔,剛被咬傷的時候,沒用力把毒血吸出來,搞不好,狂犬病毒真跑進身體了。讓我想到不久前在網上看到的一個新聞,有人揀到一堆蛇蛋,帶回家,一個蛋孵出了小蛇,把那人咬一口,他心想剛出生的小東西算不得什麼,沒在意,當天晚上就中毒死了。小歸小,小毒蛇也是毒蛇!愈想愈覺得手指頭不對勁,還是找專家問問吧!

“殺手專家” 第二天早上就到了,中年微禿的白人壯漢穿著藍色制服,開著一輛大車,上面寫著“牠們可以跑掉,但是牠們躲不掉!”“牠們”指的是蚊子、白蟻、馬蜂、老鼠、浣熊……,一切不受歡迎的入侵者。

我先把壯漢帶到書房,介紹他跟米奇米妮認識,壯漢以很奇怪的表情哼了一聲,笑笑說:“你可以養牠們。”轉頭看看我太太,“如果你老婆同意。”接著,他的眼光掃到我畫的小老鼠,突然變得很興奮:“是你畫的嗎?比真的還可愛,我能不能拍照回去給公司小姐看?”接著掏出手機拍了好幾張,說他進這行20年,從沒碰過像我這麼有情趣的人。

殺手專家又跑進車房,在每個角落擺老鼠夾,各塞一塊花生醬當餌。“這麼小的老鼠夾會管用嗎?”我問。專家說:“不必把牠們打死,只要把牠們夾住。打死流血多噁心,夾住就夠了,而且如果人不小心被夾到,也不會太嚴重。”

我趕緊伸出手問他,被小老鼠咬到嚴重嗎?專家問哪裡?咬破了嗎?我說沒破,只有兩個小紅點子,專家就笑了,應該沒問題,我回問“你被老鼠咬過嗎?”專家說沒被咬過,我又問那你怎知道沒問題?專家說:“你手沒腫,而且站在我面前,表示沒問題。如果你被浣熊咬到問題就大了。”

“這附近有浣熊出沒嗎?”我問,專家突然笑了起來:“我剛剛才在你鄰居的院子裡抓到兩隻。你要看嗎?”接著轉身打開車門,果然有兩個籠子,各裝著一隻浣熊,起初浣熊都盯著我看,但是當我舉起手機,牠們就害羞地把頭低了下去,我敲籠子叫們抬頭拍個紀念照。殺手大叫:“小心!如果你被牠們咬到可就麻煩了,立刻得去醫院,在肚皮上打30針。”

我把殺手專家和浣熊的照片放上微博,妙了!大家不再擔心我的手指,改為關心浣熊,一個個說浣熊好可愛!浣熊好可憐!還有幾個博友看得特別仔細,說浣熊頭上紅紅的,好像受傷流血了,是不是應該送醫院?

“真奇怪!浣熊可能傳染狂犬病,大家反而同情。”晚上,我對太太說。

“大概因為浣熊長得比較可愛吧,如果你的老鼠不是黑的,是白的,或像花栗鼠有漂亮的斑紋,像松鼠有毛茸茸的大尾巴,也就不那麼可怕了!”太太說。

這是什麼意思?我叫起來:“我們對人沒有種族歧視,對老鼠也一樣,不可以歧視黑色的小老鼠。”

晚上,我坐在書桌前,看米奇和米妮,想迪士尼當年窮困的時候,會不會看到的就是這麼兩隻,而產生米老鼠的靈感?他看到的一定不是可怕的耗子,而是頑皮的小東西,他心中喚起的一定像我一樣,不是厭惡,而是喜愛。

幾十年來,米奇和米妮的造型雖然有些變化,但米老鼠都是黑色的,而且被世界不同膚色的人喜愛。

晚上,我到車房外打開籠子說:別往屋裡跑了,去找你們的媽媽吧!孩子不見兩天,她一定急死了!

IMG_6176

IMG_6190

FullSizeRender

IMG_6198

IMG_6200

IMG_6201

 

♥ 歡迎轉載及分享,但請尊重原創,如轉貼請勿修改,並附上所有原連結,謝謝!

Share Button
SYZ站長

SYZ站長

水雲齋的「心」很大,但「規模」很小,於1991年成立時,以《超越自己》和《我不是教你詐》等勵志出版品影響了大中華地區數代青年學子。20餘年來,水雲齋以「文學、藝術、教育」為主力營運方向,承接影視專輯策劃製作、舉辦演講和企業訓練、與國內外眾多基金會合辦公益活動,並持續捐贈資源給國內外公益組織,致力於對社會有正面的貢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