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越出版社

劉軒原創散文:〈我搶了Colette〉

By SYZ站長 | 2014/06/23 |

20140616144005840__000
Share Button

時尚精品搶了你的錢嗎?那你看到這群巴黎大學生做的事,可能會有一點暗爽!(我這期的BRAND專欄)

劉軒

 

三月底,一群蒙面大盜衝進巴黎的Colette,用斧頭砸碎展示櫃,搶走了一堆市值60萬歐元(約2500萬台幣)的精品手錶。

 

時尚圈裡沒人不知道Colette這家精品殿堂。它的貨超限量、店員超瘦、態度超酷、衣服超貴。許多人跑去朝聖,但一看到價錢則打退堂鼓。畢竟那裡的消費水準對大部份的人來說都太遙不可及了。

 

難怪搶劫案發生後,巴黎居民不但沒怎麼同情,反而還有點幸災樂禍。一群腦筋動得快的大學生還在網上賣起反諷T恤,上面印著「J’ai braqué Colette(我搶了Colette)」,兩天內狂銷了1000件。這些學生也很聰明,賣完立刻撤網收攤,充分響應了Colette的限量精神。

 

紐約時報記者寫道:「跟店裡€135一件KENZO T恤比起來,這些€25的『我搶了Colette』T恤實在價格親民啊!」不曉得Colette的媒體公關看了這篇報導是哭還是笑。

 

精品必然招嫉,這是人性定律。尤其現在全球經濟蕭條,精品還是猛漲價,也照樣賣得嚇嚇叫。話說一個願打一個願挨,既然精品那麼敢開價,消費者也那麼肯付,大家就別做作了,幽自己一默,反而自在。

 

像之前流行一支大塑膠手環,上面刻著「Ripped off by CHANEL」,那是一位美國設計師的作品,因為懷疑CHANEL偷了她的象牙手鐲概念,製作了這個配件洩憤,結果反而大爆紅。其實字眼有個巧妙的誤會:雖然設計師表達的是「香奈兒偷了我(的創意)」,但Ripped Off兩個字也有「被削了一筆」的意思,因此Ripped off by CHANEL戴在消費者手上,可被解讀為「香奈兒削了我的錢」。

 

有陣子,派對上時常看到年輕貴婦戴著那支手環,同時手上還拿著香奈兒包,實在很好笑:「是的,我買了CHANEL,我被海削了!」個人覺得這種自嘲還挺酷的;既然對精品無法抗拒,那就大方承認吧!

 

英文有句成語:「模仿是最真誠的讚美。」我則覺得「諷刺」是更有心的讚美,因為當你會跟一個人開玩笑,表示與他混得夠熟,調侃雖諷刺,但也有拉近距離的效果。之前有人把柏金包的圖樣印在帆布包上,許多搶著買的人其實家裡有真的愛馬仕,也正因此用起來才有笑點。最近紐約有個設計師把愛馬仕的馬車圖樣換成SUV,旁邊的馬夫變成B-Boys,HERMÈS Paris改成HOMIÈS New York(Homies是街頭語「自己人」的意思),印在衣服上也大賣,而上個月去峇里島,竟然還看到HOMIÈS New York圖樣中的B-Boys全中槍躺在地上的T恤。哇塞,連反諷者都被反諷,HOMIÈS果然紅了!

 

Colette被學生將了一軍,如果我是老闆,一定會用同樣的招數奉還。我會叫每個店員都穿著「我搶了Colette」T恤上班,並結合各大設計師,推出各種限量版的「我搶了Colette」T恤,用很親民的價錢出售,並賣到剛好彌補手錶的損失後立刻斷貨,讓議題推廣品牌,把自嘲變成fashion。

 

如果他們真的這麼做了,請通知我,我要團購!

 

想聽更多,劉軒在生活中信手拈來的深刻體悟:http://goo.gl/AauJLW

 

♥ 歡迎轉載及分享,但請尊重原創,如轉貼請勿修改,並附上所有原連結,謝謝!

Share Button
SYZ站長

SYZ站長

水雲齋的「心」很大,但「規模」很小,於1991年成立時,以《超越自己》和《我不是教你詐》等勵志出版品影響了大中華地區數代青年學子。20餘年來,水雲齋以「文學、藝術、教育」為主力營運方向,承接影視專輯策劃製作、舉辦演講和企業訓練、與國內外眾多基金會合辦公益活動,並持續捐贈資源給國內外公益組織,致力於對社會有正面的貢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