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越出版社

五月一日 遇到劫匪?

By SYZ站長 | 2014/05/30 |

DSCN0173
Share Button

要嚐嚐好吃的麵包嗎?

DSCN0170

DSCN0171

DSCN0172

啊啊簡直變成了一隻狗,跳起來搶我手中的麵包。牠還真準呢!

 

劉墉

昨天為啊啊掛上金鍊子,因為天黑了,沒來得及給牠拍照,所以我今天才起床,就抓起照相機往外走。還沒出門,啊啊已經由杜鵑花叢後面一搖一擺地出現了。
最近啊啊走路的樣子實在像呆頭鵝,大概因為我餵牠吃猶太人踰越節的麵包,那麵包裡有油,啊啊變得特胖。加上牠的兩隻腳分得很開,為了平衡,每走一步都得調整重心,肚皮大大、頭小小,正面看就成了左擺一下、右擺一下的「醉鵝」。
醉鵝還跑得挺快,我才拉開後門,牠已經啪啦啪啦、三步併作兩步地跑過第一層露台,跳上台階到了第二層。問題是,牠的金墜子呢?
「你的金墜子哪兒去了?」我背著手,把麵包藏在身後盯著牠問。只見牠一個勁地低頭抬頭、低頭抬頭,好像在鞠躬說「抱歉!不見了!」又把脖子伸得好長,往我背後張望,再繞到我旁邊。我隨著牠,不斷轉身,不讓牠看到手上的麵包。再大聲問牠一遍:「金墜子呢?你送誰了?送女朋友啦?還是送給呀呀了?」
讓我想起以前在電視公司製作訪談節目《時事論壇》,請的都是新聞人物。有一天錄完節目回家,已是深夜,突然電話響,是位高官的聲音:「劉墉啊!打擾你了!都怪你給我找麻煩,我老婆冒火了。拜託你,跟她說說,為我解釋一下。」接著就冒出個粗粗沙沙的女人聲音:「劉先生,你們可別串通了騙我!我先生今天是不是上你的節目?是不是化了粧、搽了粉,那粉還是香的?」
我說是啊!那老女人立刻改變了語氣:「好!這次算他有理,饒他了!」接著那高官又接過電話,直道謝。第二天還打來公司致歉,說他如果昨天不三更半夜打那個電話,就死定了。
想到這兒,我笑笑,舉著麵包問啊啊:「說!你從實招來!是不是回家被呀呀審問了?問你是哪個美眉大雁送的金墜子?然後一把扯下?你說實話,等下我可要去你家看喲!看看是不是呀呀扯走了,還是你送給別的美眉了,不從實招來就沒得吃!」
我說的時候,只見啊啊伸長了脖子,盯著我手裡的麵包,目不轉睛,沒等我講完,不知怎麼砰一聲跳起來,居然把我高高舉起的麵包咬住,又砰地落回地面。幸虧我抓得緊,只被牠叼走一小塊。
「好本事!」我說:「你真變成狗了!」接著打開照相機,右手準備著,再用左手舉起麵包。果然這小子伸長脖子,砰!又不知怎麼翅膀一振、雙腿一彈,迅雷不及掩耳地跳飛起來,奇準無比地咬住我手裡的麵包。
同一時間,我的相機快門加閃光,「咔嚓!」這小子居然對閃光毫無懼色。「咔嚓!咔嚓!」我繼續拍,牠繼續跳、繼續搶,搶走我所有的麵包。
太精采!太精采了!我跑回屋子,把照片「秀」給老婆看。
老婆說確實棒,啊啊真跟狗一樣了。又一笑:「你的書名別叫《啊啊》了,改為《狗仔啊啊》,會更吸引人。」
我說對!對!對!可是跟著搖頭:「不行!上次寫《花痴日記》,明明講的是養花蒔草、自然生態,卻被人以為是很色情的『花痴』,這次再不能叫『狗仔啊啊』了,搞不好人家以為我寫狗仔隊,偷拍名人在啊啊呢!」
對金墜子不見的事我還是不放心,傍晚還跑進樹林。一邊餵呀呀吃麵包,一邊四處找金墜子。那金墜子很亮,又有斜陽反射,應該很容易發現,只是我找了半天,都沒看到。
搞不好,啊啊真送了人。再不然半路遇到打劫的,像是頭頭那一夥小強盜,被搶走了!還有,以前看過個懸疑電影,住在高樓的貴婦,珠寶首飾老失竊,沒見一點賊的痕跡,後來才發現是被一隻鳥飛進來偷走的。
野雁會不會也對首飾感興趣呢?亮晶晶的,吸引這些鳥眼,於是你啄一口、我啄一口,硬把金墜子啄走了?
也好!這年頭樸素些,比較安全!

Share Button
SYZ站長

SYZ站長

水雲齋的「心」很大,但「規模」很小,於1991年成立時,以《超越自己》和《我不是教你詐》等勵志出版品影響了大中華地區數代青年學子。20餘年來,水雲齋以「文學、藝術、教育」為主力營運方向,承接影視專輯策劃製作、舉辦演講和企業訓練、與國內外眾多基金會合辦公益活動,並持續捐贈資源給國內外公益組織,致力於對社會有正面的貢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