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越出版社

《劉墉的情與藝》畫作欣賞

By SYZ站長 | 2014/05/30 |

4344
Share Button

諾日朗瀑布.水墨水彩.東洋半熟紙(41*62cm)1998

「諾日朗」藏語的意思是雄偉壯觀。但說實話,這瀑布雖然落差二十多公尺、幅面也足有三十二公尺,水流卻並不大。也因此瀑布呈現的不是「滾滾的洪流」,而是「細長的絲帶」。瀑布前有一大片濕地,長了許多瘦瘦高高的樹木,使諾日朗更有一種美女罩了薄薄面紗的神秘感。我在瀑布對面路邊的涼亭寫生,被樹叢遮擋,不能見全貌,所以有許多臆測的筆觸。遠方的上游瀑布也是猜想。直到多年後看到空中拍攝的諾日朗,才知道原來上游是一片由許多濕地和「跌水潭」構成的「海子」。


4142

珍珠灘瀑布(側面) .水墨水彩.東洋半熟紙(41*62cm)1998

珍珠灘瀑布應該是九寨溝最雄偉的了。一百六十多公尺的「瀑寬」使我很難在寫生本上全部收納,我先爬到瀑布左側的山坡上畫側面。山坡很陡,又因為瀑布的水氣顯得濕滑,一不小就會滾下去。我把寫生冊靠在樹根上,再一手推著樹幹,支撐自己不致於滾下山,一邊以極快的速度寫生。巨浪飛漱的水霧隨著風,不斷沁涼地襲來。等我畫完,身上都濕了,撐著樹幹的左手和雙腿直發抖。所幸完成了一張近處有巨瀑、遠處有雪山作品。而且同行的朋友為我拍了不少照片,其中幾張我很喜歡,因為那顯示了我執著和冒險的個性。


3940

珍珠灘瀑布(正面) .水墨水彩.東洋半熟紙(41*62cm)1998

從山坡上下來,走到瀑布正前方,我又把本子放在地上畫了珍珠灘瀑布的正面。為了將巨流盡量畫進去,我採取了三點透視,瀑布前高大的松樹和疾流間伸出水面的朽木都如實寫生。瀑布真美,那高高低低、細流巨湍的穿梭組合,比尼加拉瀑布耐看多了。


3738

九寨溝樹正瀑布水磨房.水墨水彩.水彩紙( * cm)1998

如果說「黃山歸來不看嶽」,那麼「九寨歸來應該不看水了」。九寨溝的美在於她集合了巨瀑、小湍、疾流、淺攤、湖泊、水潭、壯闊和幽邈的各種「水的美」。當水平靜時,藍得像寶石、平得似鏡子,接著越過懸崖,又飛漱成千匹白練,有的直瀉百呎,有的跌宕跳躍。所以我說九寨溝有打擊樂的渹渹震撼、管樂的嘹亮綿延,更有弦樂的細膩婉約,她是一首水的交響詩。
這張畫的是入九寨見到的第一景,樹正瀑布的疾流和上面的水磨房。我在橫跨河上的一座長木橋上寫生時,有個羌寨的小女孩匆匆跑來,問我有沒有看見一隻黃鼠狼從身邊鑽過去。我搖搖頭,她一笑說「真專心」。又回頭一笑:「很多人來這兒畫過,你畫得最好」。我知道她客氣,但忘不了她紅紅的臉蛋和明亮的笑。

Share Button
SYZ站長

SYZ站長

水雲齋的「心」很大,但「規模」很小,於1991年成立時,以《超越自己》和《我不是教你詐》等勵志出版品影響了大中華地區數代青年學子。20餘年來,水雲齋以「文學、藝術、教育」為主力營運方向,承接影視專輯策劃製作、舉辦演講和企業訓練、與國內外眾多基金會合辦公益活動,並持續捐贈資源給國內外公益組織,致力於對社會有正面的貢獻。